Estimated Reading Time: 5 minutes

写在最前

自大年初,心中便一直有一种该写一点东西的冲动(人类的本质是鸽子)。加之最近诸事不顺,关在家中郁结不已。故作此篇,延续 2017 年开始的每年一定会总结新年、回望过去的传统。

笔是永恒的容器,公开真相是灾难的预防针

疫情

在即將到來的被稱為戰爭勝利的萬人合唱中,讓我們默默站到一邊,成為一個心裏有墳墓的人;有記性烙印的人;可以在某天把這種記性生成個人記憶傳遞給後人的人。

端传媒

庚子之年,大疫肆虐神州。君不见,癸未年之训,早已荡然无存。

新年伊始,便是突如其来的 COVID-19 的爆发。正值新春佳节,中国正在经历世界最大规模的人口迁徙,正如上帝开始了一场“瘟疫公司”一般,传染性点满、致死率不高的病毒开始爆发。停工、停产、学生放假、相关官员的玩忽职守、传统官场思维的 “对上负责” 而非 “对民负责”,加之大规模的言论审查、民智尚不成熟、公民意识缺乏培养,几个因素结合起来,造就了这次的 “人祸”。

微信(WeChat,简称 WC,即公共厕所)和 为你增智慧的新狼微博 迫于恰饭的压力和国人被迫的无知(很多人不知道:扫二维码可以用系统的相机、浏览器可以打开微信里不能打开的链接),加之封闭生态形成恶性竞争导致了信息难以被除发布平台外的三方平台索引和检索,也是疫情在初期没有得到控制的一个间接原因。

为了让我们在 2020 年的教训继续流传下去,还是建议广大的媒体搭建自有网站,并尽可能允许采集和搜索引擎的索引,这样才是正确的选择。(我也有自己的微信公众号,然而用户体验实在令人作呕、加之难以被微信之外的平台搜索,于是废弃不用。毕竟我的公众号的目标受众不是普通民众,而是相关从业人士,也没几个从业人士会信任微信。)

回到正题,倘若加大教育投入用于提升民众的受教育水平,将用于监视用户言论的相关开支用于早期发现用户开始 Post 异常,或许这件事情不会变得那么糟糕。而中心的武汉,在中国大陆已经可以说是 Top 5 发达的城市,管理却亦如此混乱、内斗严重,可以想见其他省份的管理也不会好到哪去。

更令人作呕的是近期民族主义的又一个高潮,民族主义可以帮助一个民族从灾难中极快的复兴,更可以将一个民族拖入永世不得轮回的战争深渊(例如:二战的德国)。所谓的饭圈文化,甚至官方媒体所谓的 “呕泥酱”,出发点是安慰民众、避免恐慌、贴近民众,固然是好的,但民众不是傻子,提高民众的受教育程度的同时告诉民众真相才是最好的安慰剂。这样畸形的饭圈文化和“丧事喜办”值得我们高度警惕。

我认为中国最大的幸运是有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民,中国总是被他们最勇敢的人保护得很好。

基辛格《论中国》

但换一个方向来看问题,这次的后期被迫公开后的疫情处理和举国支援的民族大义是其他国家做不到的,这正是中国人民最伟大的地方。

而隔壁的日本和韩国,则在这样一场对执政能力的考试中,通篇照抄了中国的错题集、又没有民族大义和相应的制造业支撑医疗,最终必然导致大规模疫情爆发和对医疗系统 DDoS ,成为又一个执政不当的典型案例。估计隔海相望的中国人民,看着这场大戏,应该感触很深吧。

真相

真相是什么?没有绝对的真相,只有你认为的真相。

恰逢期末过去,难以安眠之际刷完了《切尔诺贝利(2019 HBO)》,它并不是一部理论剧和科普剧,它只是如此真实的还原了一场人祸。

We’re on dangerous ground right now, because of our secrets and our lies. They are practically what define us. When the truth offends, we lie and lie until we can no longer remember it is even there, but it is still there. Every lie we tell incurs a debt to the truth. Sooner or later, that debt is paid. That is how an RBMK reactor core explodes. Lies.

Valery Legasov

Because when it’s your life and the lives of everyone you love, your moral conviction doesn’t mean anything. It leaves you. And all you want at that moment is not to be shot.

Boris Shcherbyna

What is the cost of lies? It’s not that we’ll mistake them for the truth. The real danger is that if we hear enough lies, then we no longer recognize the truth at all. What can we do then? What else is left but to abandon even the hope of truth and content ourselves instead with stories? In these stories, it doesn’t matter who the heroes are. All we want to know is: “Who is to blame?”

What is the cost of lies?

What is the cost of lies? It’s not that we’ll mistake them for the the truth. The real danger is that if we hear enough lies, then we no longer recognize the truth at all. What can we do then? What else is left but to abandon even the hope of truth and content ourselves instead with stories?

Valery Legasov

Lies, Evil Lies.

信任

这次疫情过后,估计没人会再信媒体和所谓 “辟谣” 的屁话了吧… 信任已经没了,也就不要想有后续的发展与合作。之前的经历,让我明白:“你选择了 ta,你就应该信任,而不是怀疑和猜忌。”

个人生活

学业

一切安好,密码学也过了,就剩下学期高数 2 了,还是令人开心的。就是没人知道啥时候开学,人在家里、日渐暴躁。教务处的人估计都是不干活的辣鸡。

工作

祈祷能找到个合适的实习岗位吧。学校里目前的工作顺风顺水,只想实习和就业的时候找到一个国内领先的专业对口的私企,目前已经有相对好的意向了。等吧,等疫情过去之后笔试、面试。还要抽出时间考一下 OSCP。

生活与感情

生活还是那样,四点一线:食堂、办公室、教学楼、宿舍。人还是一样的无趣,我有时间的时候,朋友没时间;朋友有时间,我又没时间,真是糟糕。过去的这几年里,我也慢慢尝试着改变了许多,但还是太直,我会加油的。

假期意外遇到一个土著小姐姐,还是感觉蛮好的、初步来看三观也挺配,就是我偶尔犯傻、表达不清(你真是个愚木脑袋),希望能和她有一段珍贵、长久、甜蜜的缘分吧(还在纠结送她什么见面礼好呢 QAQ)。Cherish!

新的一年,一起加油,一起奋斗!

关联作品

最后修改日期:2020年5月28日

作者

留言

发表您的高见,产生思维碰撞